第九章物归原主

天生非凡 若水叁天 13330 字 1个月前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