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物归原主

天生非凡 若水叁天 13330 字 15天前

从小到大,赵婷都很健康,是一个善良,懂事的好孩子。

在赵家村,喜欢赵婷的人,是多于喜欢林平的!

一年前,赵婷突然在花一般的年纪,怪病缠身,变得虚弱不堪!

林平寻找了许多民间医学者,就是查不出缘由。

最后,在天水乐康医院的高科技治疗手段下,病情勉强被控制住!

赵婷的目光从果子上离开,望着林平,目光中有不舍,也有欣然,声音很小的说道:

“林平哥哥,有一天小婷死了……就让果子好好陪着你吧……到时候你不要难过,本来该是这样的!”

“小婷你别乱想,你的病会好的!”林平的手指紧紧扣在一起,心中苦恼,不知道该咋办。

赵婷闻言,微微摇头,好像已经感知到了自己很严重的病情一般!

突然,赵婷的瞳孔中闪过蓝色的光芒。

光芒波动,好像坚定了她的话语。

赵婷依旧注视着林平,脸上浮现出来的笑意更浓,说道:“果子,本就该属于你,我只是寄管,它如今物归原主,真好!”

“小婷,你说什么?”林平不理解,赵婷说这话的意思。

他也观察到了,赵婷眼中的异样光芒波动。

当赵婷眼中的蓝色光芒消失后,她的脸色越发的惨白,整个人尽显虚弱。

“林平哥哥我想你了,我想回家……”

赵婷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虚弱到只是嘴唇在动,嘴中却没有声音发出。

随即,她睡着了!

“小婷……”林平着急的呼叫,赵婷没有了回应。

……

林平七岁那年,跟着村里人去打猎,在星辰山脉中看见了一个小女孩。

初见赵婷,她那震惊的神色,以及死死紧握的拳头,林平以为在防备着他们几人。

后来,林平才知道,她握拳不是为了防范他们,而是手里攥着那颗果子。

那个时候,地球因为经历核大战,创伤严重,非常不愿意善待人类,不断爆发灾难。

许多人因此吃不饱饭,远走他乡,流离失所。

林平不愿赵婷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异变兽出没的地方呆着,就将她带回了赵家村。

从此两个人互相扶持,抵御困难,有了相依为命的交情。

一年前,赵婷得了怪病,一直在天水接受着治疗,果子也成为二人之间的思念“寄托”。

“她太虚弱了,不能长时间使用手机,你们家里人应该注意与她视频的时间!”

过了一会儿,有护理人员走来,拿起手机说道。

“麻烦你,好好照顾她!”林平挂断了视频。

林平神色凝重,举着果子,将它靠近明亮的灯光处,可以看见果子的表皮上有很多条天然形成的纹络。

纹路很细,千丝万缕般交织在一起,看不出来汇聚成了一个什么样的图案。

曾经,林平将果子拿给别人辨认。

有人说,是一颗菩提子。

有人说,是一颗盘龙果。

也有人说,是一颗脱过水,变得干巴的龙眼果子。

众说纷纭,到现在林平都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一颗什么类型的果子。

刚才赵婷说出的一句,“它本就该属于你”的话,让林平诧异,果子难道是什么奇物?

林平施展五行术,依旧未发现果子上有什么独特之处!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

赵思怡的眼角余光朝着电脑右下角的提示一瞄,看见那个“遇事不平,林平平只”的ID瞬间,瞳孔不由的一颤,像是看了一眼大仇人般,浑身不自在。

赵思怡那细长的柳眉一挑,神色顺变,眼波微微流转,尽显疑惑之色。

“林平怎么大白天就开播了,就那么着急抢流量吗……”

“混蛋,我为了避开你的生日活动时间,已经提早开播了……你,你这明明是在针对我,不想让我有流量?”

在摄像头跟前,赵思怡对情绪波动的管控很及时。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上各种异样的神色就消失了,面色恢复如常。

“妩媚妖花,你可以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进行连麦吗?”

赵思怡是足够谨慎,只是依旧有人扑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打出弹幕,进行试探。

赵思怡看了一眼弹幕,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与粉丝聊着其他的话题,不予以理会。

“连麦,连麦……”

“妩媚妖花,你与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得主,一个是连续两届金秋杯的亚军得主。两个人又是一个村子的,他今天过生日,你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渐渐的,直播间不少人开始带节奏,起哄,将她与林平扯在一起。

很多人知道,林平与赵思怡为争夺金秋杯,闹的不合,是死对头。

林平最近又为生日派对活动做了很多的宣传,自然是引来不少的吃瓜群众。

还有一些人,是惦记着第三届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主播。

他们很希望,金秋杯的冠军最有竞争力的两个人先掐起来。

那样,他们才会有机会渔翁得利。

林平不守时,突然白天开启直播,依旧是引来十里八乡不少人的关注。

一时间,赵思怡的直播间里也是人气暴涨。

当然,来的人基本都是为吃瓜而捣乱的。

面对不断在升华的起哄声,赵思怡不自觉的贝齿咬紧了红唇,脸上流露出来难堪与为难的神色。

连续两届金秋杯的冠军宝座与她比肩而过,这本就让赵思怡心中一直很是不得劲,气的牙痒痒,都成了心病。

如今,要不是第三届金秋杯马上要开始了,赵思怡早就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那些在起哄的人,做出了反击。

要么她直接下播,要么她肯定与黑粉大吵一架。

这一刻,她不想被情绪化!

她怕中了有心人的圈套,影响她在粉丝心中的美好形象,失去竞争金秋杯冠军宝座的优势!

如今,林平成了修仙者,对于地球上异变的事,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推断赵婷不是简单的病了,不然怎么一直查不出缘由?还有她的眼中也出现了异常的光芒波动!

“会不会是邪祟,颤上了小婷……小黑眼中也有黑色光芒波动……”林平怀疑。

“面对邪祟,强悍的实力是保障!”

林平深刻的意识到,他需要赶快提升自己!

“等小黑醒来后,带它一起去找小婷,它懂的多,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林平将小红包从脖子上扯下,打开骨戒,将果子放了进去。

小黑告诉他,这个骨戒是古宝,还没有彻底被激活,就已经可以隔绝气息,很是神奇。

果子放在骨戒里面,避免了被氧化的风险!

……

在林平家的对面,有一栋更为豪华的农村自建别墅,房子的二楼有人在直播。

当林平开启直播后,她的电脑右下角亮起了提示:

小主人,您关注的“遇事不平,林平平之”主播,开播啦。

您是否要与他进行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