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甫光黑吃黑,专业的

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防止对方突然发难,把他也给踹出天台,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

“你一个人去交易......”

“然后呢?”

甫光往前跟了一步,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

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他就能达到目的。

“验完货之后,你照样给钱,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

巩伟继续后退。

“主意不错,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

甫光眉头一皱,看了看巩伟的脚下,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

“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他们有枪也没有用!”

巩伟边说边退。

天台的面积不大,他没有走直线,而是转着圈退。

“很好,我决定了,你来背炸弹。”

甫光哈哈大笑,边笑边走,想要追上巩伟,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

“哎,你老是后退干什么,给我站住!”

甫光命令道。

其实巩伟退的很慢,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

他教训小弟的时候,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

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站在了原地。

“我让你退!”

甫光说动手就动手,白手套一闪,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

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他只是扬了扬脖子,就轻轻躲了过去。

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脚步后撤,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然后‘美人照镜’挡下了后面的摆拳。

“呦,练过的。”

甫光哼了哼,进步前冲,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

巩伟放低重心,身子往右倾斜。

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他弯腰低头,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在方寸间转了一圈。

右脚后撤,左脚跟着甩了出去,等人站稳,已经到了两米开外。

甫光没有再追。

“哼。”

他扭动着脖颈,吩咐道:“走,跟我去现场踩踩点,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明天哪个敢掉链子,我绝不饶他。”

“嗯。”

巩伟额头青筋乱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即使肩膀剧痛,他都不敢张嘴,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

甫光使劲碾了碾,见巩伟还能硬撑,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转头看向阿良问道:“想到了没有?”

阿良大脑一片空白。

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只顾着吱呀乱叫,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

“大哥。”

肩膀上的疼痛稍缓,巩伟开口说道:“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

甫光心里一动,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

“是呀,大哥,我也是这么想的。”

阿良忙不迭点头,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

该死的,这楼也太高了,看着都眼晕,救命啊!

“妈的,算你好运,上来吧。”

甫光咧嘴狞笑,勾起脚背往上一带,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

“喂,新来的。”

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人家同意吗?”

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防止对方突然发难,把他也给踹出天台,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

“你一个人去交易......”

“然后呢?”

甫光往前跟了一步,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

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他就能达到目的。

“验完货之后,你照样给钱,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

巩伟继续后退。

“主意不错,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

甫光眉头一皱,看了看巩伟的脚下,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

“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他们有枪也没有用!”

巩伟边说边退。

天台的面积不大,他没有走直线,而是转着圈退。

“很好,我决定了,你来背炸弹。”

甫光哈哈大笑,边笑边走,想要追上巩伟,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

“哎,你老是后退干什么,给我站住!”

甫光命令道。

其实巩伟退的很慢,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

他教训小弟的时候,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

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站在了原地。

“我让你退!”

甫光说动手就动手,白手套一闪,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

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他只是扬了扬脖子,就轻轻躲了过去。

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脚步后撤,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然后‘美人照镜’挡下了后面的摆拳。

“呦,练过的。”

甫光哼了哼,进步前冲,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

巩伟放低重心,身子往右倾斜。

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他弯腰低头,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在方寸间转了一圈。

右脚后撤,左脚跟着甩了出去,等人站稳,已经到了两米开外。

甫光没有再追。

“哼。”

他扭动着脖颈,吩咐道:“走,跟我去现场踩踩点,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明天哪个敢掉链子,我绝不饶他。”

“嗯。”

巩伟额头青筋乱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即使肩膀剧痛,他都不敢张嘴,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

甫光使劲碾了碾,见巩伟还能硬撑,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转头看向阿良问道:“想到了没有?”

阿良大脑一片空白。

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只顾着吱呀乱叫,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

“大哥。”

肩膀上的疼痛稍缓,巩伟开口说道:“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

甫光心里一动,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

“是呀,大哥,我也是这么想的。”

阿良忙不迭点头,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

该死的,这楼也太高了,看着都眼晕,救命啊!

“妈的,算你好运,上来吧。”

甫光咧嘴狞笑,勾起脚背往上一带,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

“喂,新来的。”

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人家同意吗?”

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防止对方突然发难,把他也给踹出天台,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

“你一个人去交易......”

“然后呢?”

甫光往前跟了一步,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

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他就能达到目的。

“验完货之后,你照样给钱,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

巩伟继续后退。

“主意不错,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

甫光眉头一皱,看了看巩伟的脚下,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

“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他们有枪也没有用!”

巩伟边说边退。

天台的面积不大,他没有走直线,而是转着圈退。

“很好,我决定了,你来背炸弹。”

甫光哈哈大笑,边笑边走,想要追上巩伟,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

“哎,你老是后退干什么,给我站住!”

甫光命令道。

其实巩伟退的很慢,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

他教训小弟的时候,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

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站在了原地。

“我让你退!”

甫光说动手就动手,白手套一闪,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

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他只是扬了扬脖子,就轻轻躲了过去。

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脚步后撤,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然后‘美人照镜’挡下了后面的摆拳。

“呦,练过的。”

甫光哼了哼,进步前冲,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

巩伟放低重心,身子往右倾斜。

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他弯腰低头,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在方寸间转了一圈。

右脚后撤,左脚跟着甩了出去,等人站稳,已经到了两米开外。

甫光没有再追。

“哼。”

他扭动着脖颈,吩咐道:“走,跟我去现场踩踩点,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明天哪个敢掉链子,我绝不饶他。”

“嗯。”

巩伟额头青筋乱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即使肩膀剧痛,他都不敢张嘴,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

甫光使劲碾了碾,见巩伟还能硬撑,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转头看向阿良问道:“想到了没有?”

阿良大脑一片空白。

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只顾着吱呀乱叫,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

“大哥。”

肩膀上的疼痛稍缓,巩伟开口说道:“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

甫光心里一动,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

“是呀,大哥,我也是这么想的。”

阿良忙不迭点头,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

该死的,这楼也太高了,看着都眼晕,救命啊!

“妈的,算你好运,上来吧。”

甫光咧嘴狞笑,勾起脚背往上一带,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

“喂,新来的。”

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人家同意吗?”

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防止对方突然发难,把他也给踹出天台,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

“你一个人去交易......”

“然后呢?”

甫光往前跟了一步,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

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他就能达到目的。

“验完货之后,你照样给钱,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

巩伟继续后退。

“主意不错,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

甫光眉头一皱,看了看巩伟的脚下,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

“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他们有枪也没有用!”

巩伟边说边退。

天台的面积不大,他没有走直线,而是转着圈退。

“很好,我决定了,你来背炸弹。”

甫光哈哈大笑,边笑边走,想要追上巩伟,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

“哎,你老是后退干什么,给我站住!”

甫光命令道。

其实巩伟退的很慢,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

他教训小弟的时候,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

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站在了原地。

“我让你退!”

甫光说动手就动手,白手套一闪,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

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他只是扬了扬脖子,就轻轻躲了过去。

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脚步后撤,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然后‘美人照镜’挡下了后面的摆拳。

“呦,练过的。”

甫光哼了哼,进步前冲,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

巩伟放低重心,身子往右倾斜。

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他弯腰低头,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在方寸间转了一圈。

右脚后撤,左脚跟着甩了出去,等人站稳,已经到了两米开外。

甫光没有再追。

“哼。”

他扭动着脖颈,吩咐道:“走,跟我去现场踩踩点,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明天哪个敢掉链子,我绝不饶他。”

“嗯。”

巩伟额头青筋乱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即使肩膀剧痛,他都不敢张嘴,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

甫光使劲碾了碾,见巩伟还能硬撑,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转头看向阿良问道:“想到了没有?”

阿良大脑一片空白。

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只顾着吱呀乱叫,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

“大哥。”

肩膀上的疼痛稍缓,巩伟开口说道:“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

甫光心里一动,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

“是呀,大哥,我也是这么想的。”

阿良忙不迭点头,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

该死的,这楼也太高了,看着都眼晕,救命啊!

“妈的,算你好运,上来吧。”

甫光咧嘴狞笑,勾起脚背往上一带,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

“喂,新来的。”

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人家同意吗?”

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防止对方突然发难,把他也给踹出天台,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

“你一个人去交易......”

“然后呢?”

甫光往前跟了一步,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

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他就能达到目的。

“验完货之后,你照样给钱,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

巩伟继续后退。

“主意不错,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

甫光眉头一皱,看了看巩伟的脚下,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

“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他们有枪也没有用!”

巩伟边说边退。

天台的面积不大,他没有走直线,而是转着圈退。

“很好,我决定了,你来背炸弹。”

甫光哈哈大笑,边笑边走,想要追上巩伟,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

“哎,你老是后退干什么,给我站住!”

甫光命令道。

其实巩伟退的很慢,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

他教训小弟的时候,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

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站在了原地。

“我让你退!”

甫光说动手就动手,白手套一闪,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

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他只是扬了扬脖子,就轻轻躲了过去。

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脚步后撤,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然后‘美人照镜’挡下了后面的摆拳。

“呦,练过的。”

甫光哼了哼,进步前冲,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

巩伟放低重心,身子往右倾斜。

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他弯腰低头,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在方寸间转了一圈。

右脚后撤,左脚跟着甩了出去,等人站稳,已经到了两米开外。

甫光没有再追。

“哼。”

他扭动着脖颈,吩咐道:“走,跟我去现场踩踩点,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明天哪个敢掉链子,我绝不饶他。”

“嗯。”

巩伟额头青筋乱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即使肩膀剧痛,他都不敢张嘴,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

甫光使劲碾了碾,见巩伟还能硬撑,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转头看向阿良问道:“想到了没有?”

阿良大脑一片空白。

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只顾着吱呀乱叫,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

“大哥。”

肩膀上的疼痛稍缓,巩伟开口说道:“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

甫光心里一动,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

“是呀,大哥,我也是这么想的。”

阿良忙不迭点头,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

该死的,这楼也太高了,看着都眼晕,救命啊!

“妈的,算你好运,上来吧。”

甫光咧嘴狞笑,勾起脚背往上一带,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

“喂,新来的。”

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人家同意吗?”

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防止对方突然发难,把他也给踹出天台,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

“你一个人去交易......”

“然后呢?”

甫光往前跟了一步,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

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他就能达到目的。

“验完货之后,你照样给钱,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

巩伟继续后退。

“主意不错,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

甫光眉头一皱,看了看巩伟的脚下,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

“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他们有枪也没有用!”

巩伟边说边退。

天台的面积不大,他没有走直线,而是转着圈退。

“很好,我决定了,你来背炸弹。”

甫光哈哈大笑,边笑边走,想要追上巩伟,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

“哎,你老是后退干什么,给我站住!”

甫光命令道。

其实巩伟退的很慢,他紧走两步就能追上,不过那样很容易搞成赛跑,显得做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逼格。

他教训小弟的时候,更喜欢别人把脸凑上来方便他动手。

巩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站在了原地。

“我让你退!”

甫光说动手就动手,白手套一闪,拳头就到了巩伟的眼前。

巩伟看的出来这一下是虚的,他只是扬了扬脖子,就轻轻躲了过去。

趁着对面收拳再打之前,脚步后撤,一个标准的工字马步架了起来,然后‘美人照镜’挡下了后面的摆拳。

“呦,练过的。”

甫光哼了哼,进步前冲,右手像毒龙出洞般扎向对方的咽喉。

巩伟放低重心,身子往右倾斜。

爪子擦着他的肩头穿了过去,这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他弯腰低头,躲开甫光往回抓的手,在方寸间转了一圈。

右脚后撤,左脚跟着甩了出去,等人站稳,已经到了两米开外。

甫光没有再追。

“哼。”

他扭动着脖颈,吩咐道:“走,跟我去现场踩踩点,把周围的情况都摸清楚,明天哪个敢掉链子,我绝不饶他。”

“嗯。”

巩伟额头青筋乱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即使肩膀剧痛,他都不敢张嘴,生怕胸前憋得一口气泄掉从而摔死阿良。

甫光使劲碾了碾,见巩伟还能硬撑,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转头看向阿良问道:“想到了没有?”

阿良大脑一片空白。

他吓得都要尿裤子了,只顾着吱呀乱叫,哪里还顾得上想主意。

“大哥。”

肩膀上的疼痛稍缓,巩伟开口说道:“我们黑吃黑抢了他们的货,那一百万就不用给了。”

甫光心里一动,这说法正合他的心意,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

“是呀,大哥,我也是这么想的。”

阿良忙不迭点头,只求赶紧把他拉上去。

该死的,这楼也太高了,看着都眼晕,救命啊!

“妈的,算你好运,上来吧。”

甫光咧嘴狞笑,勾起脚背往上一带,巩伟顺势把阿良救了上来。

“喂,新来的。”

他拍了拍巩伟的肩膀,“那些外国佬不会防着我们吗,黑吃黑是你想说就说的呀,人家同意吗?”

巩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故意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防止对方突然发难,把他也给踹出天台,到时候可没人会好心去救他。

“你一个人去交易......”

“然后呢?”

甫光往前跟了一步,他喜欢在手下的小弟面前施加压力,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贴近距离。

直到超越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安全的警戒范围,他就能达到目的。

“验完货之后,你照样给钱,等那些外国佬放松下来后,我们假扮成劫匪冲进去,把钱和货一块抢回来。”

巩伟继续后退。

“主意不错,不过人家是卖军火的,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他们会站在那里等你抢吗?”

甫光眉头一皱,看了看巩伟的脚下,又上前走了一步继续追问。

“找个人背着炸弹进去,他们有枪也没有用!”

巩伟边说边退。

天台的面积不大,他没有走直线,而是转着圈退。

“很好,我决定了,你来背炸弹。”

甫光哈哈大笑,边笑边走,想要追上巩伟,一时间两人竟然绕着小弟们转起了圈子。

“哎,你老是后退干什么,给我站住!”

甫光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