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怎么? 黑土禁地已然关闭,难道你们还想拦下我们不成?" 张万知死死地盯着为首的黑龙皇,语气充满了敌意与不屑。

黑龙皇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眼神中更是闪烁着丝丝嘲讽之意:"张万知,你莫要太过得意忘形! 莫非你真以为黑土禁地关闭之后,我们便对你束手无策了么?你们这些狂妄自大的人类啊,总喜欢肆无忌惮地闯入禁地,全然不知其中隐藏着多少未知的凶险与恐怖的力量。"

面对黑龙皇的质问,张万知脸色阴沉至极,但他并没有被对方的气势所吓倒,反而挺直了身躯,毫不退缩地回应道: "黑龙皇,休要在此大放厥词! 我们进入禁地本就是为了探寻其中奥秘、追求更高境界,又何来狂妄一说?至于所谓的危险与力量,那也是我们必须面对和克服的挑战!"

双方剑拔弩张之际气氛紧张到了极点一场恶战似乎随时都可能爆发……

张万知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他心中暗自思忖,黑龙皇所言绝非无稽之谈。黑土禁地一直以来都被视为充满神秘与危险之地,其中潜藏着实力强横的异兽以及源自禁地深处的古老力量。在此禁地内,他们不但需疲于奔命躲避异兽的追捕,更得小心翼翼应对那五花八门、防不胜防的陷阱以及层层考验。

“黑龙皇,我们已经顺利达成使命,任务已然完成,现在只希望能够平安归去。”张万知语气坚定如铁,毫无退缩之意。

然而,黑龙皇却是发出一阵充满讽刺意味的冷笑声,那对眼眸之中更是闪烁着丝丝狡黠的光芒:“既然已经大功告成,那就把你们得到的至宝交出来吧。”

听到这话,张万知心头猛地一沉,仿佛被一块巨石压住般沉重无比,脸色也瞬间变得阴沉下来,并浮现出一丝难以掩饰的怒色。他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对方,眼中闪烁着愤怒和决绝的光芒。

这些在禁地之中获得的奇珍异宝,每一件都蕴含着无尽的神秘力量和珍贵价值。它们是张万知等人历经千辛万苦、克服重重困难,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才得到的宝贵财富。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宝物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财富,更代表着他们的努力、智慧和勇气。又怎能如此轻易地将其拱手让人呢?

“黑龙皇,你想要这宝物?”张万知咬牙切齿地说道,“大可去问问你身后那帮畜生!怎么,难道还想动手不成?老子可从来没怕过谁!要打就打,谁怕谁啊!哼!”

伴随着一声冷哼,张万知的声音如同寒冰一般冰冷刺骨,透露出毫不畏惧的决心和坚毅。他挺直了身躯,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场,仿佛在向敌人宣告自己绝不会屈服于任何威压之下。

面对张万知的强硬态度,黑龙皇的嘴角却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阴森寒冷的笑容。那笑容中充满了不屑和嘲讽,似乎完全不把张万知等人放在眼里。

“你们真觉得自己有能力与我们对抗吗?”黑龙皇冷笑道,“告诉你们,你们不过是一群卑微的蝼蚁罢了,而我,则是源星的霸主!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乖乖交出宝物,要么就在此地命丧黄泉。你们自己选择吧!” 他的话语中带着无法抗拒的威严,让人不禁心生恐惧。

张万知的面色瞬间变得阴沉至极,他心里非常清楚,黑龙皇绝对不会信口胡诌,毕竟他们此时此刻正位于源星之上,其势力的确远胜于人类一方。然而,在眼下如此关键的时刻,胜负之数尚未可知,究竟是谁给了对方这般底气,竟敢以这种态度跟自己讲话?

恰在此刻,一道身影毫无征兆地骤然现身于众人眼前。只见此人身着一袭洁白如雪的长袍,面庞英俊绝伦,眼神锐利似闪电一般。

"黑龙皇,你未免也太过嚣张跋扈了!倘若当真想要开战,那便放手一搏吧!" 那道身影的声音冰冷刺骨地传来。

黑龙皇的眼眸之中掠过一抹惊愕之色,他万万没料到竟然有人胆敢在自己跟前说出这般话语。

"大胆狂徒!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对本皇如此无礼!" 黑龙皇气得暴跳如雷,怒声呵斥道。

那道身影嘴角微扬,流露出丝丝嘲讽与戏弄之意:"呵呵,我是谁并不重要,真正要紧的是,你们现在到底打的什么算盘?要打还是要和,给个痛快话便是!"

黑龙皇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容,眼神中透露出丝丝不屑:“诚然,吾等此刻并不欲与汝等决一死战,汝之珍宝亦可弃如敝履。然唯有一事,尔等必须应允于吾。”

那道身影双眸闪过一缕寒芒,语气森冷至极:“黑龙皇,休要痴心妄想,莫说是一星半点,哪怕蛛丝马迹亦绝无可能!妄图与吾等谈判?仅有两个选择摆在眼前——要么拼死一战,要么命丧黄泉。”

黑龙皇面色骤变,万没料到此人竟敢如此回话。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妄自尊大之人啊!既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地,也就只能孤注一掷、奋力一搏啦!那就让本王好好瞧一瞧,你到底隐藏着怎样惊天动地、神通广大的能耐呢!”黑龙皇愤怒地咆哮起来,他全身的黑气如波涛汹涌般源源不绝地翻腾搅动着,眨眼间就变幻成一条体型硕大无比的乌黑蛟龙,面目狰狞地朝着那道身影狠狠扑杀过去。

面对来势汹汹的黑龙皇,那道身影却显得镇定自若,只见他嘴角轻轻扬起,勾勒出一丝不屑一顾的讥笑,紧接着浑身上下骤然迸射出一道震撼天地的骇人威势,毫无惧色地径直冲向前方,毅然决然地与黑龙皇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殊死搏斗。

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谁也不曾料到实力强大无匹的黑龙皇居然会跟这位横空出世的神秘人物打得难解难分、不相上下。

“所有人快走!”张万知扯着嗓子高声呼喊道,然后引领着其他人风驰电掣般飞速逃离现场。

他们心里非常清楚,此时此刻乃是逃出生天的绝佳契机,唯有以最快速度撤出这座地窖,方可确保自身安然无恙。

恰在此刻,一道身影毫无征兆地骤然现身于众人眼前。只见此人身着一袭洁白如雪的长袍,面庞英俊绝伦,眼神锐利似闪电一般。

"黑龙皇,你未免也太过嚣张跋扈了!倘若当真想要开战,那便放手一搏吧!" 那道身影的声音冰冷刺骨地传来。

黑龙皇的眼眸之中掠过一抹惊愕之色,他万万没料到竟然有人胆敢在自己跟前说出这般话语。

"大胆狂徒!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对本皇如此无礼!" 黑龙皇气得暴跳如雷,怒声呵斥道。

那道身影嘴角微扬,流露出丝丝嘲讽与戏弄之意:"呵呵,我是谁并不重要,真正要紧的是,你们现在到底打的什么算盘?要打还是要和,给个痛快话便是!"

黑龙皇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容,眼神中透露出丝丝不屑:“诚然,吾等此刻并不欲与汝等决一死战,汝之珍宝亦可弃如敝履。然唯有一事,尔等必须应允于吾。”

那道身影双眸闪过一缕寒芒,语气森冷至极:“黑龙皇,休要痴心妄想,莫说是一星半点,哪怕蛛丝马迹亦绝无可能!妄图与吾等谈判?仅有两个选择摆在眼前——要么拼死一战,要么命丧黄泉。”

黑龙皇面色骤变,万没料到此人竟敢如此回话。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妄自尊大之人啊!既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地,也就只能孤注一掷、奋力一搏啦!那就让本王好好瞧一瞧,你到底隐藏着怎样惊天动地、神通广大的能耐呢!”黑龙皇愤怒地咆哮起来,他全身的黑气如波涛汹涌般源源不绝地翻腾搅动着,眨眼间就变幻成一条体型硕大无比的乌黑蛟龙,面目狰狞地朝着那道身影狠狠扑杀过去。

面对来势汹汹的黑龙皇,那道身影却显得镇定自若,只见他嘴角轻轻扬起,勾勒出一丝不屑一顾的讥笑,紧接着浑身上下骤然迸射出一道震撼天地的骇人威势,毫无惧色地径直冲向前方,毅然决然地与黑龙皇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殊死搏斗。

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谁也不曾料到实力强大无匹的黑龙皇居然会跟这位横空出世的神秘人物打得难解难分、不相上下。

“所有人快走!”张万知扯着嗓子高声呼喊道,然后引领着其他人风驰电掣般飞速逃离现场。

他们心里非常清楚,此时此刻乃是逃出生天的绝佳契机,唯有以最快速度撤出这座地窖,方可确保自身安然无恙。

恰在此刻,一道身影毫无征兆地骤然现身于众人眼前。只见此人身着一袭洁白如雪的长袍,面庞英俊绝伦,眼神锐利似闪电一般。

"黑龙皇,你未免也太过嚣张跋扈了!倘若当真想要开战,那便放手一搏吧!" 那道身影的声音冰冷刺骨地传来。

黑龙皇的眼眸之中掠过一抹惊愕之色,他万万没料到竟然有人胆敢在自己跟前说出这般话语。

"大胆狂徒!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对本皇如此无礼!" 黑龙皇气得暴跳如雷,怒声呵斥道。

那道身影嘴角微扬,流露出丝丝嘲讽与戏弄之意:"呵呵,我是谁并不重要,真正要紧的是,你们现在到底打的什么算盘?要打还是要和,给个痛快话便是!"

黑龙皇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容,眼神中透露出丝丝不屑:“诚然,吾等此刻并不欲与汝等决一死战,汝之珍宝亦可弃如敝履。然唯有一事,尔等必须应允于吾。”

那道身影双眸闪过一缕寒芒,语气森冷至极:“黑龙皇,休要痴心妄想,莫说是一星半点,哪怕蛛丝马迹亦绝无可能!妄图与吾等谈判?仅有两个选择摆在眼前——要么拼死一战,要么命丧黄泉。”

黑龙皇面色骤变,万没料到此人竟敢如此回话。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妄自尊大之人啊!既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地,也就只能孤注一掷、奋力一搏啦!那就让本王好好瞧一瞧,你到底隐藏着怎样惊天动地、神通广大的能耐呢!”黑龙皇愤怒地咆哮起来,他全身的黑气如波涛汹涌般源源不绝地翻腾搅动着,眨眼间就变幻成一条体型硕大无比的乌黑蛟龙,面目狰狞地朝着那道身影狠狠扑杀过去。

面对来势汹汹的黑龙皇,那道身影却显得镇定自若,只见他嘴角轻轻扬起,勾勒出一丝不屑一顾的讥笑,紧接着浑身上下骤然迸射出一道震撼天地的骇人威势,毫无惧色地径直冲向前方,毅然决然地与黑龙皇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殊死搏斗。

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谁也不曾料到实力强大无匹的黑龙皇居然会跟这位横空出世的神秘人物打得难解难分、不相上下。

“所有人快走!”张万知扯着嗓子高声呼喊道,然后引领着其他人风驰电掣般飞速逃离现场。

他们心里非常清楚,此时此刻乃是逃出生天的绝佳契机,唯有以最快速度撤出这座地窖,方可确保自身安然无恙。

恰在此刻,一道身影毫无征兆地骤然现身于众人眼前。只见此人身着一袭洁白如雪的长袍,面庞英俊绝伦,眼神锐利似闪电一般。

"黑龙皇,你未免也太过嚣张跋扈了!倘若当真想要开战,那便放手一搏吧!" 那道身影的声音冰冷刺骨地传来。

黑龙皇的眼眸之中掠过一抹惊愕之色,他万万没料到竟然有人胆敢在自己跟前说出这般话语。

"大胆狂徒!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对本皇如此无礼!" 黑龙皇气得暴跳如雷,怒声呵斥道。

那道身影嘴角微扬,流露出丝丝嘲讽与戏弄之意:"呵呵,我是谁并不重要,真正要紧的是,你们现在到底打的什么算盘?要打还是要和,给个痛快话便是!"

黑龙皇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容,眼神中透露出丝丝不屑:“诚然,吾等此刻并不欲与汝等决一死战,汝之珍宝亦可弃如敝履。然唯有一事,尔等必须应允于吾。”

那道身影双眸闪过一缕寒芒,语气森冷至极:“黑龙皇,休要痴心妄想,莫说是一星半点,哪怕蛛丝马迹亦绝无可能!妄图与吾等谈判?仅有两个选择摆在眼前——要么拼死一战,要么命丧黄泉。”

黑龙皇面色骤变,万没料到此人竟敢如此回话。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妄自尊大之人啊!既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地,也就只能孤注一掷、奋力一搏啦!那就让本王好好瞧一瞧,你到底隐藏着怎样惊天动地、神通广大的能耐呢!”黑龙皇愤怒地咆哮起来,他全身的黑气如波涛汹涌般源源不绝地翻腾搅动着,眨眼间就变幻成一条体型硕大无比的乌黑蛟龙,面目狰狞地朝着那道身影狠狠扑杀过去。

面对来势汹汹的黑龙皇,那道身影却显得镇定自若,只见他嘴角轻轻扬起,勾勒出一丝不屑一顾的讥笑,紧接着浑身上下骤然迸射出一道震撼天地的骇人威势,毫无惧色地径直冲向前方,毅然决然地与黑龙皇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殊死搏斗。

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谁也不曾料到实力强大无匹的黑龙皇居然会跟这位横空出世的神秘人物打得难解难分、不相上下。

“所有人快走!”张万知扯着嗓子高声呼喊道,然后引领着其他人风驰电掣般飞速逃离现场。

他们心里非常清楚,此时此刻乃是逃出生天的绝佳契机,唯有以最快速度撤出这座地窖,方可确保自身安然无恙。

恰在此刻,一道身影毫无征兆地骤然现身于众人眼前。只见此人身着一袭洁白如雪的长袍,面庞英俊绝伦,眼神锐利似闪电一般。

"黑龙皇,你未免也太过嚣张跋扈了!倘若当真想要开战,那便放手一搏吧!" 那道身影的声音冰冷刺骨地传来。

黑龙皇的眼眸之中掠过一抹惊愕之色,他万万没料到竟然有人胆敢在自己跟前说出这般话语。

"大胆狂徒!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对本皇如此无礼!" 黑龙皇气得暴跳如雷,怒声呵斥道。

那道身影嘴角微扬,流露出丝丝嘲讽与戏弄之意:"呵呵,我是谁并不重要,真正要紧的是,你们现在到底打的什么算盘?要打还是要和,给个痛快话便是!"

黑龙皇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容,眼神中透露出丝丝不屑:“诚然,吾等此刻并不欲与汝等决一死战,汝之珍宝亦可弃如敝履。然唯有一事,尔等必须应允于吾。”

那道身影双眸闪过一缕寒芒,语气森冷至极:“黑龙皇,休要痴心妄想,莫说是一星半点,哪怕蛛丝马迹亦绝无可能!妄图与吾等谈判?仅有两个选择摆在眼前——要么拼死一战,要么命丧黄泉。”

黑龙皇面色骤变,万没料到此人竟敢如此回话。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妄自尊大之人啊!既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地,也就只能孤注一掷、奋力一搏啦!那就让本王好好瞧一瞧,你到底隐藏着怎样惊天动地、神通广大的能耐呢!”黑龙皇愤怒地咆哮起来,他全身的黑气如波涛汹涌般源源不绝地翻腾搅动着,眨眼间就变幻成一条体型硕大无比的乌黑蛟龙,面目狰狞地朝着那道身影狠狠扑杀过去。

面对来势汹汹的黑龙皇,那道身影却显得镇定自若,只见他嘴角轻轻扬起,勾勒出一丝不屑一顾的讥笑,紧接着浑身上下骤然迸射出一道震撼天地的骇人威势,毫无惧色地径直冲向前方,毅然决然地与黑龙皇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殊死搏斗。

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谁也不曾料到实力强大无匹的黑龙皇居然会跟这位横空出世的神秘人物打得难解难分、不相上下。

“所有人快走!”张万知扯着嗓子高声呼喊道,然后引领着其他人风驰电掣般飞速逃离现场。

他们心里非常清楚,此时此刻乃是逃出生天的绝佳契机,唯有以最快速度撤出这座地窖,方可确保自身安然无恙。

恰在此刻,一道身影毫无征兆地骤然现身于众人眼前。只见此人身着一袭洁白如雪的长袍,面庞英俊绝伦,眼神锐利似闪电一般。

"黑龙皇,你未免也太过嚣张跋扈了!倘若当真想要开战,那便放手一搏吧!" 那道身影的声音冰冷刺骨地传来。

黑龙皇的眼眸之中掠过一抹惊愕之色,他万万没料到竟然有人胆敢在自己跟前说出这般话语。

"大胆狂徒!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对本皇如此无礼!" 黑龙皇气得暴跳如雷,怒声呵斥道。